企业文化

联系我们

电话:0563-8165925

邮编:245300

网址:www.ahjxrcb.com

地址:安徽省绩溪县印潭路88号

父亲

来源:龙川支行.许全广 | 浏览量: | 发布时间:2014-03-14 15:41:27

光阴荏苒,父亲离开我已16年有余了。身为人父的我,也早已步入了不惑之年。在这16年中,我时常想起父亲,他那慈祥的音容笑貌,仿佛仍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,让我久久难以忘怀。

上个世纪60年代,父亲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政治系。由于毕业成绩优异且在校期间表现突出(曾组织红学研究会),安师大曾想留下他当助教,可他最终放弃了也许能改变终生命运的难得机会。

1979年下半年,父亲从旌德调到了家朋中学,执教高中毕业班的政治。82年,他所带的毕业班高考平均成绩在整个徽州地区名列第一。也就在那一年,高中班撤走,当时屯中曾极力邀请他,可他最终选择了留在家乡。

父亲为人低调,待人诚恳。可在教学上,父亲态度严谨,兢兢业业,孜孜以求。为提高教学质量,父亲不断改进教学方法,一堂枯燥无味的政治课,上得有声有色,时不时引来满堂笑声。批改作业,认真细致,为上好第二天课程,常备课到深夜。除了政治,他还先后兼教过历史、地理、体育、音乐等。正如他经常说的一句话:要给别人一杯水,自己就要准备一桶水。

父亲博览群书,时刻关心国家大事,常教育我为人处事要胸怀坦荡,并时常以“不以恶小而为之,不以善小而不为!”来告诫我。父亲很关心我的身体和学习。在我学初中的那几年,早晨,他催我起床,带我晨练,在校就餐时,总把荤菜尽可能留给我;晚上,又常常督促、指导我做功课。每当我学习进步时,父亲总教导我“戒骄戒躁”;每当我遭受挫折或心情郁闷时,父亲总是耐心地安慰我,让我重新找回那份自信。

父亲为人开朗乐观,对子女循循善诱。时常给我们兄妹仨讲时事、故事乃至天文地理,潜移默化间,我增长了知识,在与父亲相处中享受到了那份别样的快乐。父亲勤劳简朴,礼拜天或假期,常一个人到深山去砍柴,不认识的常误将他当成普通百姓。

记得我在伏岭高中读书期间,有一天,父亲不顾路途遥远和疲惫,挑着一担米和菜,并捎上我平时喜欢吃的零食,来给我这个“前线”的送粮。那天,和往常一样,穿着依然那么朴素,当我向同学介绍,他们都不敢相信是我的教书父亲。临走时,一再叮嘱我:“你正长身体,要吃好、睡好,要注意身体!”等等…,那一刻,我才发现50岁不到的父亲已是两鬓染霜、皱纹已爬上了额头。我的眼眶湿润了,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,内心仍无法平静。

93年,我有幸被绩溪信用联社聘用,在接到通知的那一天,父亲异常高兴,那晚把自己给灌醉了。可天有不测风云,不幸的事情终降临到这个家庭,彻底打破了原先的那份幸福与安静。94年8月,在黄山市第一人民医院,我父亲被诊断为肺恶性肿瘤(中偏晚期)。从知道结果的那一刻始,父亲反而更平静、乐观了。父亲每天咳漱不止,痰多,胸口疼痛不已,为了不让我们替他痛苦、担心,他硬是撑着。在连续多次化疗之后,病情没有多大好转,反而在恶化,钱也花得差不多了。父亲却做出一个大胆决定,放弃化疗,选择保守治疗,甚至产生“安乐死”的念头。此时的父亲不是惧怕死亡,而是怕拖累这个家呀!当时,最让他牵挂的是他最疼爱的女儿,大专还未毕业的妹妹。

95年6月,我在报上看到合肥曙光医院的林起铨医师治疗肿瘤有特效,于是,我做通了父亲的思想工作,远赴淝上。当走进安师大校园时,父亲眼里噙着泪水,叹息道:“今天,我的老师也许健在,可我将不久人世了。”尽管竭尽全力,但病魔无情,最终未能挽救我父亲的生命,那一年的8月,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,时年53岁。为与病魔做斗争,原本医生断言仅活半年,父亲硬是前后拼了整整一年,原先体重150多的他,到死前耗尽到仅70多斤。

父亲走了,留给我今生无法忘怀的追忆,而更多的是一笔今生都无法享尽的精神财富。那就是如何做人,如何对待工作,如何面临失败与挫折,还有就是如何做好一个称职的父亲。

  • 上一篇:邻里贴心人 助农好帮手
  • 下一篇:他笑了
  • 皖公网安备 34182402000121号